乐透客彩票

內容字號:默認大號超大號

段落設置:取消段首縮進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切換到微軟雅黑切換到宋體

業界
軟件
手機
數碼
電腦
學院
測評
圖賞
視頻
游戲
原創
直播
 AI
5G
蘋果
微軟
iPhone
Win10
精準搜索請嘗試:精確搜索

「國民女神」老干媽「白嫖」騰訊 1600 萬背后

2020/7/2 10:48:15來源:鳳凰科技作者:鄭媛責編:懶貓評論:

騰訊被白嫖了?深圳必勝客“夢碎”貴州?最近,因為遲遲沒收到廣告費,騰訊把八竿子打不著的國民品牌 “老干媽”告上了法庭,申請凍結了對方應支付的 1600 萬欠款金額。

騰訊說老干媽欠了自己的廣告費,老干媽卻說從未與騰訊公司進行過任何商業合作,到底是誰在說謊?今天,我們來捋一捋騰訊和老干媽跨界開撕的魔幻故事,也來扒一扒老干媽這個神奇品牌。

騰訊說他們在 2019 年 3 月與老干媽公司簽訂了一份《聯合市場推廣合作協議》,用于投放老干媽油辣椒系列推廣,這個協議也就是 QQ 飛車的 S 聯賽冠名。

當騰訊把廣告位安排妥當并執行完之后,卻遲遲沒有收到上千萬的廣告費,無奈將老干媽公司告上法庭。這封來自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書顯示,老干媽無視合同長期拖欠廣告費,騰訊被迫依法起訴,申請凍結了對方應支付的欠款金額。

而就在 30 號傍晚,“老干媽”發布了聲明,說是騰訊被騙了!老干媽從來沒跟騰訊簽署什么廣告合作,總之就是否認三連:廣告不是我打的、合同不是我簽的、所以這 1600 萬也與我無瓜。

更更更魔幻的是,騰訊一邊找法院起訴,老干媽一邊在找公安報警。

7 月 1 號,老干媽所在的貴陽警方直接發布了藍底白字的警方通報,大概意思是說,三個犯罪嫌疑人偽造老干媽公司印章,冒充市場部與騰訊簽了合作。其目的是為了獲取騰訊公司在推廣活動中配套贈送的網絡游戲禮包碼,之后通過互聯網倒賣非法獲取經濟利益。

從微博考古可以看到,去年 8 月,騰訊開始落地執行,騰訊 @QQ 飛車手游官宣與老干媽達成全年的深度合作,此后老干媽開始在 QQ 飛車手游里頻繁出鏡。

老干媽是 2019 年度 QQ 飛車手機游戲 S 聯賽行業年度合作伙伴,不僅有模有樣的一起推出了老干媽限定聯名禮盒,

QQ 飛車里還有老干媽聯名款的裝備。

還有 QQ 飛車的職業聯賽期間讓選手拍了老干媽的插播廣告。

吃瓜階段就告一段落,接下來聊一聊騰訊為什么成為了好騙的 “傻白甜”?老干媽的哪些操作引人懷疑?

我們看到,鵝廠為了這個合作,兢兢業業做了物料,買了推廣,還請了職業選手強行植入。而 3 個平民偽造一個公章,就能騙過有強悍法務團隊的上市公司?難道是騰訊太傻?也怪不得騰訊發文說碗里的辣椒醬都不香了。

仔細來看,這個案件的確存在很多不合常理的地方:

首先,警方通報的三人假冒老干媽名義簽訂價值 1600 萬的推廣合作協議,目的是為了騰訊贈送的游戲禮包碼?其價值與推廣合作協議所約定的推廣費差距很大,三人的犯罪動機不合常理。

其次,簽訂推廣合作協議后,三人提供了推廣所需的包括視頻在內的多項素材,這些素材應該來自老干媽公司;并且,一般來說,有些項目啟動前是需要交預付金的,只有先交錢,項目才能啟動。

再者,騰訊對老干媽的宣傳推廣行為已經持續很長時間,老干媽對此完全不知情的可能性很小,如果知情卻不與騰訊交涉,那動機也十分可疑。

案件還在進一步審理中,但騰訊 “被騙”已經成為了一個梗,阿里巴巴、拼多多、京東、滴滴…… 整個中國互聯網齊出動嘲諷,不忘 “兩肋插刀”。支付寶發微博稱 “希望天下無假章”、餓了么用老干媽的梗抽獎。

不過究竟真相如何,在最后的結果出來之前我們姑且不妄下結論。但是如果騰訊真的 “要賬”成功,那足以讓老干媽好不容易積累起來的 “國民女神”形象轟然倒塌。

作為一個創立 24 年的國民品牌,一路從貴州火遍了全球,而“老干媽”的創始人陶華碧一直奉行不貸款、不參股、不融資、不上市的策略。老干媽是一家名副其實的家族企業,股權結構異常簡單,只有陶華碧和兩個兒子。2014 年,年近 70 的陶華碧退出公司股東行列,公司由兩個兒子接管。

2015 年,老干媽把偏貴但口感較好的貴州辣椒換成了便宜的河南辣椒,導致老干媽口味變化。從此開始,老干媽的銷量和業績開始雙雙下滑,排除 2015 年沒披露數據,也呈現出連續 3 年業績下滑的態勢。期間還出現了員工偷走配方的烏龍事件,導致老干媽損失上千萬。

在一份歐睿的調查數據中,2018 年老干媽調味品零售市占率只剩下了 3.6%,低于海天以及李錦記。為了重振市場,老干媽開始了頻繁的跨界營銷,想要在年輕人市場上保持份額。

2019 年,從不打廣告的老干媽,也打著國潮的噱頭玩起了 “饑餓營銷”,還登上了春夏紐約時裝周。但是,如果想買這件印著陶華碧照片的聯名款衛衣,要先購買 99 瓶老干媽,才能在 1299 元的套餐里買到這件衛衣。

也在 2019 年,老干媽的廣告把 70 多歲的創始人陶華碧的設定,換成了一位小姐姐,配上夸張的舞蹈和音樂,足以見老干媽對年輕市場的擴張欲望。

可能是國貨國潮營銷策略奏效了,2019 年老干媽終于完成銷售收入 50.23 億元,同比增長了 14.43%。 值得注意的是,跟騰訊 QQ 飛車的 “烏龍”合作也正是在這一時期推出的,看起來是一系列面向年輕人的造勢營銷套路。甚至還有網友曬出了 QQ 飛車與老干媽的聯名辣椒醬,難道騙子還真的做戲做全套,生產了假冒的老干媽辣醬?

總而言之,如果這 1600 萬的廣告合同是騙子簽下的,那么可能涉及到的罪名有合同詐騙罪、偽造公司印章罪等,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會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對于一年廣告營收 684 億的騰訊來說,區區 1600 萬并不多;但在互聯網領域,千萬級別的廣告訂單就算是大訂單了。這么輕易的就被騙走了冠名、權益、物料和流量,這意味著騰訊集團自身的風控、法務部門都存在巨大的紕漏,被調侃為 “憨憨”也不為過。

相關文章

關鍵詞:騰訊老干媽

IT之家,軟媒旗下科技門戶網站 - 愛科技,愛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軟媒公司版權所有    

乐透客彩票

            壶关县| 平原县| 宁城县| 乐东| 胶南市| 吉木乃县| 和平区| 弥渡县| 黎城县| 蕲春县| 嵊州市| 雷波县| 南通市| 石阡县| 策勒县| 台东市| 阿克陶县| 封开县|